<noframes id="vgcf01"><sup id="vgcf01"></sup><tr id="vgcf01"></tr><span id="vgcf01"></span>
      1. 首頁 行業資訊正文

        大國角逐:中美都做了哪些人工智能的布局?

        52ai 行業資訊 2019-11-07 08:58:06 5023 0 行業發展研究未來

        2017年以來,與人工智能相關的國家級戰略密集出台,社會關于人工智能的大討論激烈展開,各國政府關于人工智能發展的思路也逐漸清晰。中美作爲兩大科技強國,都在人工智能領域投入巨大,有深遠的謀劃和布局。 本文摘自《人工智能全球格局》,該書得到倪光南、邬賀铨兩位院士的共同推薦,得到百度CTO王海峰博士盛贊。到底是一本怎樣的書,能同時得到兩位院士的推薦?這本書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際技術經濟研究所、中國電子學會、智慧芽共同撰寫,是一本通俗易懂的人工智能科普讀物,從源頭上思考人工智能的本質和發展曆程,全面解讀各國政府、科技巨頭的人工智能布局,理性思考、審慎看待我國的人工智能科技和産業實力,講述了以科技創新領跑世界的中國故事。

        科技霸主美國:穩中有進,慢熱而強勢

        美國一直引領著人工智能基礎研究的前沿,以DARPA爲代表的政府機構持續推動人工智能發展與應用。總體而言,美國已經建立起相對完整的研發促進機制,並且開始將人工智能運用到軍事領域。但在戰略布局方面,美國政府的動作似乎稍顯遲緩。尤其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國家級的人工智能戰略直到2019年才姗姗來遲,被很多人批評爲“行動緩慢”。但是,美國畢竟是第三次人工智能浪潮的發源地,擁有大量人工智能人才(人和),掌握著全球互聯網商業市場的命脈(地利),在大數據即將井噴的5G時代(天時)仍將保持足夠的優勢。

        積極主動的奧巴馬

        2016年,隨著深度學習獲得巨大成功,美國奧巴馬政府高度關注人工智能相關領域的科技發展、市場應用與前沿政策。短短幾個月內,美國就出台了多項政策。

        2016年10月,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發布《爲人工智能的未來做准備》報告,高度明確了美國政府對人工智能的支持態度。這份報告探討了人工智能的發展現狀、應用領域以及潛在的公共政策問題,並提出了諸多建議措施,其中與政府相關的有:優先投資私營企業不願投資的人工智能基礎與長遠研究領域;在計劃和戰略規劃中重視人工智能和網絡安全之間的相互影響;促進人工智能公開數據標准的使用和最佳實踐等。

        同月,OSTP下屬的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NSTC)發布《國家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戰略計劃》,旨在運用聯邦基金的資助來加強人工智能研究,使人工智能能夠爲社會帶來更多的積極影響。這一計劃提出了七大戰略:對人工智能研發進行長期投資;開發人機協作有效方法;理解和應對人工智能帶來的倫理、法律和社會影響;確保人工智能系統安全性;建立技術標准基准和評估體系;開發共享公共數據集和測試環境平台;把握人工智能研發人才的需求。此外,該計劃還提出了兩方面發展建議:開發人工智能研發實施框架,以抓住科技機遇,並支持人工智能研發投資的有效協調;在國家層面研究建立並保持健全的人工智能研發隊伍。

        2016年12月,美國白宮發布《人工智能、自動化與經濟》報告,深入考察人工智能驅動的自動化將會給經濟帶來的影響。報告認爲人工智能驅動的自動化開創了新的市場和機遇,將促進健康、教育、能源等領域的發展,變革經濟,創造更多財富。面對這樣的影響,報告提出美國政府既要抓住人工智能發展機遇,積極應對國際競爭挑戰,又要引導其規範發展,並給出了三大應對策略:針對人工智能的優勢進行投資和開發;針對未來的工作類型教育並培訓國民;爲轉型期間的工人提供幫助,並確保工人能夠廣泛共享經濟增長的益處。

        三份文件幾乎同時發布,足以證明奧巴馬政府對人工智能的重視程度。此時正值美國政府換屆,這三份文件也算是奧巴馬政府最後留下的政治“遺産”。《人工智能、自動化與經濟》中就特別強調,應對人工智能驅動的自動化經濟是下一屆政府及其後續政府將要面臨的重大政策挑戰,並敦促特朗普政府確保美國在人工智能的創造和使用中的領導地位。

        慢熱而強勢的特朗普

        2017年,特朗普上任初期,政府對人工智能反應是較爲冷淡的。作爲民主黨大本營的硅谷,一直與特朗普政府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系,特朗普本人對人工智能的發展自然也沒那麽上心。但這一情況正在改變,特朗普政府對奧巴馬時期的人工智能發展戰略進行了一些轉變與升華,開始尋求一種截然不同的、自由市場導向的人工智能戰略。

        2018年5月,在業界的殷殷期盼之下,美國白宮舉辦了人工智能峰會。特朗普邀請了産業界、學術界和政府代表共同參與,討論了人工智能産業的發展前景,共議能夠使美國民衆受益的、確保美國在人工智能時代全球領先地位的相關政策。峰會提出了以下美好願景:要大力支持國家人工智能研發生態系統、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優勢發展美國的勞動力市場、消除美國人工智能創新進程中的障礙、使人工智能能夠在特定行業的應用中發揮顯著的影響力、實現人工智能軍事戰略優勢、利用人工智能改善行政效率;等等。

        更爲重要的是,美國白宮還成立了人工智能專門委員會,其職責就是爲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提供建議和幫助,提高與人工智能相關的聯邦研究與開發工作的整體效率和生産力。特朗普政府還特別強調了允許人工智能技術“自由發展”,聯邦政府“將盡最大可能,允許科學家和技術專家自由研發下一代偉大發明”。

        2019年2月11日,中國的春節剛過,當國內人工智能企業員工還沉浸在收到開工紅包的喜悅中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猛然簽署了《美國人工智能倡議》(“AmericanAI initiative”)行政令,將美國人工智能技術發展上升到了國家級戰略的高度。這份倡議有五大核心要點:一是重新定向資金,要求聯邦資助機構優先考慮人工智能投資;二是提供資源,爲人工智能研究人員提供聯邦數據、計算機模型和計算資源;三是建立標准,要求美國國家標准與技術研究院制定標准,以促進“可靠、強大、安全、可移植和可交互操作的人工智能系統”的發展;四是建立人才隊伍,要求各機構優先考慮學徒、技能計劃和獎學金,爲美國培育能夠研發和利用新型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發人才;五是加強國際化參與,呼籲制定國際合作戰略,確保人工智能的開發符合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

        這是美國政府首次推出國家層面的人工智能發展計劃,旨在通過推動人工智能的技術突破,打破人工智能創新障礙,爲未來的崗位培養勞動力,保護美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優勢。雖然政策來得慢了些,但美國想要維持人工智能領導地位的意圖非常符合美國一貫的強勢作風。美國人工智能戰略布局雖然慢熱,但各部門參與度高、配合性強,項目和技術進展速度也非常快,美國在人工智能的競爭中已然處于全方位的領先狀態。

        美國政府關注哪些方面?

        作爲世界超級大國的美國,其兩任總統——奧巴馬和特朗普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力點雖有所不同,但總體來說他們的焦點都集中在如何面對人工智能全面發展的大趨勢,並著眼于其對國家長期安全與社會穩定的影響與變革。

        美國在整體的人工智能規劃中,力圖探討人工智能驅動的自動化對經濟的預期影響,研究人工智能給社會就業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並且有針對性地制備配套文件,針對政府資助研發和就業保障兩個問題進行重點規劃,進而提出相應計劃與措施來應對相關影響。

        此外,美國在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中對數據和安全十分重視,對網絡與系統安全問題,包括系統的可追責性和決策的透明度等問題進行了大量的討論,並且提議政府公開機器學習數據庫並制定數據標准進行數據打通,可見美國對數據開放的關注度很高。

        在人工智能整體布局上,美國側重從研發與從業者的培養,公平、安全與治理,就業風險保障等方面進行人工智能規劃部署,重點發力技術研發和完善保障體系,在加快人工智能應用發展的同時,對可能伴生的風險給予特別關注。在技術發展上,美國重點布局互聯網、芯片與操作系統等計算機軟硬件,以及金融、軍事、能源等領域。總而言之,美國人工智能戰略布局的目的就是保持其在全球的全面領先地位。

        後起之秀中國:把握時機,迎頭趕上

        中國在科技方面的發展長期處于跟跑地位,但在工業4.0時代,中國奮起直追,在許多領域已經從跟跑邁向了領跑。中國已經進入了全球人工智能發展的第一梯隊,並把人工智能當作未來戰略的主導。作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各國緊鑼密鼓地制定人工智能發展戰略的時刻,中國已向世人宣告了引領全球人工智能理論、技術和應用的雄心。

        中國政府發布的人工智能戰略

        2016年8月,國務院發布了《“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明確把人工智能作爲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的主要方向,強調在構建現代化産業技術體系中大力“發展自然人機交互技術,重點是智能感知與認知、虛實融合與自然交互、語義理解和智慧決策、雲端融合交互和可穿戴等技術研發及應用”,要求“重點發展大數據驅動的類人智能技術方法;突破以人爲中心的人機物融合理論方法和關鍵技術,研制相關設備、工具和平台;在基于大數據分析的類人智能方向取得重要突破,實現類人視覺、類人聽覺、類人語言和類人思維,支撐智能産業的發展”,“並在教育、辦公、醫療等關鍵行業形成示範應用”。

        2017年7月,國務院頒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正式將發展人工智能上升到了國家戰略層面。《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確立了三步走戰略目標:第一步,到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人工智能産業成爲新的重要經濟增長點,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成爲改善民生的新途徑,有力支撐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和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鬥目標;第二步,到2025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實現重大突破,部分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人工智能成爲帶動我國産業升級和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智能社會建設取得積極進展;第三步,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爲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智能經濟、智能社會取得明顯成效,爲跻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和經濟強國奠定重要基礎。

        《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還提出了構建開放協同的人工智能科技創新體系、培育高端高效的智能經濟、建設安全便捷的智能社會、加強人工智能領域軍民融合、構建泛在安全高效的智能化基礎設施體系、前瞻布局新一代人工智能重大科技項目這六大重點任務。《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是所有國家人工智能戰略中涉及範圍較爲全面的規劃,包含了研發、工業化、人才發展、教育和職業培訓、標准和法規、道德規範制定與安全等各個方面的戰略。

        在《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基礎上,工信部于2018年12月發布了《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産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具體提出了四方面行動目標:一是人工智能重點産品規模化發展;二是人工智能整體核心基礎能力顯著增強;三是智能制造深化發展;四是人工智能産業支撐體系基本建立。計劃力爭到2020年,一系列人工智能標志性産品取得重要突破,在若幹重點領域形成國際競爭優勢,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融合進一步深化,産業發展環境進一步優化。這份計劃可以看作是對《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三步走戰略中第一步的詳細技術規劃。

        中國政府關注哪些方面?

        中國作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一直在努力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雖然未能在第一、第二次工業革命中有所作爲,但在工業4.0時代,中國具有很大希望能夠拔得新興技術頭籌。中國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消費者數據和工業生産數據,以及大量的高素質工程師,具備了人工智能發展的核心要素。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競爭力或許不輸美國。

        相較于美國,中國的人工智能規劃更注重細節化、全面化和應用化,涵蓋從技術科研立項到培育高端高效的智能經濟再到建設安全便捷的智能社會各個方面,從人工智能科技發展和應用的現狀出發,分別從産品、企業和産業層面分層次落實發展任務,對人工智能進行系統布局,可以說應用與落地是中國人工智能未來發展的重心所在。中國關注人工智能在農業、金融、制造、交通、醫療、商務、教育、環境等領域的應用。在技術方面,中國聚焦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和關鍵技術,同時支持對人工智能交叉學科的研究。

        總體而言,中國的人工智能戰略覆蓋了廣泛的研究和應用領域,側重推動經濟發展,力圖搶占科技制高點,推動人工智能産業變革,進而實現社會生産力的新躍升,實現人工智能産業的全面發展。

         《人工智能全球格局》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9年9月出版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際技術經濟研究所中國電子學會 智慧芽 著

        堂堂正正地做個愛國者,是我們走到一起的根本原因。你、我、他,我們能夠聚集在一起,傳播正能量,我們自豪,我們驕傲!

        分享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評論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